当前位置:主页 > Z墅生活 >叛逆处女与沙漠之母:早期基督教中的强大女性>内容

叛逆处女与沙漠之母:早期基督教中的强大女性

2020-06-23 10:13 来源于:shenmy 我要评论(546)

叛逆处女与沙漠之母:早期基督教中的强大女性

  基督宗教(特别是天主教教会)里的女性领袖和信徒,过去往往被禁止担任重要职位,并被男性密切地监督和管制,但历史并非总是如此。在早期基督教会中,其实存在着许多强大的女性​:像玛塞拉(Marcella)、苏珊(Susan),梅兰妮亚(Melania)和宝拉(Paula),她们拥抱艰困地苦修生活,并帮助这个年轻的宗教传播到罗马帝国及其外地区。

  在基督教萌芽的前两个世纪中,性别并没有硬性的划分和区隔。长期以来女性即为家庭的管理者,而因为这支新兴宗教需要隐密的空间聚会,女性经常也成为了会众中的天生领袖,无论男女都可以成为带领信徒的牧长。

  虽然在使徒保罗寄给哥林多早期教会的信中,曾提到妇女不应在教会教导或大声发言;但在他寄给罗马人的信中,他却在28位罗马基督徒社群杰出领袖里,提及了10位女性,在某些地区甚至出现了女主教。这时候的教会仍属于一种社会运动,距离政治权力中心还很遥远,而妇女们被它的无限可能性所吸引:她们可以担任传道人、先知和施恩者。

叛逆处女与沙漠之母:早期基督教中的强大女性

  而这也意味着奥古斯都(Augustus)所颁布「为了重建罗马人的家庭价值观,要求所有上流阶层的男性结婚,所有女性必须生育」的法律变成政治神话。在当时的罗马法律中,当女性被丈夫休掉、丧偶,或是生产少于三个孩子时,她们才拥有经济独立的权利,也就是成为独立的个体。而为了摆脱法律制度的束缚,有些上层社会妇女为了自由地支配财务,不惜将自己登记为妓女身分。

  在这样的时空环境下,基督徒妇女保持贞洁的誓言也成为另一种破解方法:既能献身于宗教,也是绝佳的法律漏洞。「处女化」成为破除世俗规範的运动,献身宗教不仅瞬间挣脱了性别的枷锁,还能够自由自在地传道成为其社群领袖带领信徒。

  但是,这种脱离社会常规外的做法并没有持续太久。公元三世纪末期,罗马帝国皇帝戴克里先(Diocletian)下令大规模地攻击那些维持贞洁的基督徒女性,任何拒绝结婚的女性都被强姦或强迫卖身。与此同时,曾经公开的女性信徒场所开始退缩和减少。

  当基督教规模壮大并进入政治领域后,主要目标变成强化其教义和制度的组织。其中一个重要的决策是:女性将不得成为牧师、先知或施洗者,她们过去的事迹也将不被留存。教会的职务和文本开始强调:女性不应该被任命为领袖、不应该为别人施洗,也不应该教导神学,这也是为什幺现代教会历史中很少看到早期女性领袖的原因。公元325年,尼西亚召开了第一次大公会议,确立并达成基督教教义的共识,然而这个重大会议当然不包括女性。

叛逆处女与沙漠之母:早期基督教中的强大女性 

  公元382年圣经学者耶柔米(Jerome)受教宗达玛稣一世(Pope Damasus I)召见抵达罗马,他被安排住在阿文提诺山丘上的一间会所。这个地方虽然聚集了许多贵族妇女,但却与一般贵族非常不同:她们放弃了丝绸长袍、珍珠耳环、华丽髮型、胭脂和麝香奢侈品,抛弃所有代表着财富的世俗象徵;并身着山羊毛製成的苦衣(苦行者穿的粗毛衬衣),共同聚集在会所内禁食祈祷和探讨圣经。

  暗夜里她们会造访附近的教堂或殉道者墓碑,且从来不让自己在舒服的躺椅或坐垫上休息,晚上则随意铺上薄垫席地而睡。更重要的是这些贵族妇女中,除了寡妇还有许多刚满适婚年龄的女性,她们皈依了基督教,并谨守保持贞洁的誓言。

  领导她们的是一名叫玛塞拉的妇女,她年轻时是着名的美女,而现在则是与母亲同住的寡妇。没有人知道她为何有创立修道院社群的想法,但是当她的丈夫在结婚没几个月后过世,玛塞拉毅然决然地拥抱了苦修生活,并奠定了往后的修道院生活和制度。

叛逆处女与沙漠之母:早期基督教中的强大女性

  玛塞拉打造的修道院社群中有许多突出的成员,其中一位是梅兰妮亚。她是前罗马执政官的女儿,后来嫁到罗马最重要的世家,并成为全帝国最富有的女性之一。然而这些都未能保护她免遭厄运,她22岁的时候丈夫和两名儿子(她有三个儿子)因疾病相继过世。

  她在此时做出了一项非常人性的决定:梅兰妮亚将重心转向了宗教。她皈依基督教并加入了玛塞拉创立的组织,在绝望中开始了苦修生活。从贵族转变成苦行者并不容易,然而她却坚持了下来。而几年后梅兰妮亚做出了更艰困的选择,她决定前往埃及进入沙漠苦修。

  她寻求比官方教义还更为深层和艰困的事物。当时有许多男性和女性信徒进入旷野,在埃及、叙利亚、波斯和现今的土耳其等地居住,全然放弃物质世界并寻求专注、独立的灵修生活,只藉由当地社区或鬆散的隐士社群生存。他们后来被称为「沙漠之父」和「沙漠之母」,并成为最早的修道院雏形。隐士生活的消息传开后,便吸引了其他信徒进入旷野跟随他们,而梅兰妮亚就是其中一位。

叛逆处女与沙漠之母:早期基督教中的强大女性

  就在政府「依法」强迫梅兰妮亚再婚前,她偷偷地为她最后的儿子指派了监护人,并尽可能地带着财物上船,并启航至埃及亚历山大港。在接下来的数十年中,她与沙漠中的隐士学习,跟随他们拜访各地的修道院社区,并持续禁食祈祷和苦行。但约莫半年后,亚历山大省的执政官开始驱逐修士和基督徒到巴勒斯坦,梅兰妮亚也跟随了他们流亡并女扮男装成奴隶。

  她每天晚上会偷偷到信徒的住处询问是否有需要帮助的地方,并用带来的金钱帮助他们。不久后,巴勒斯坦的执政官注意到了这件事(但他不知道梅兰妮亚的身分地位)并将她逮捕和监禁,然而在这一刻梅兰妮亚选择报出她的身分,清楚表明她是自愿处在低下的地位:「我是谁谁谁的女儿,是谁谁谁的妻子,而我是基督的僕人。请勿轻视我身穿的衣物,如果我想我也能换上华服,但你们无法用这种方式吓倒我。」在必要时刻她毫不犹豫地用自己的身分地位来支持她的宗教信仰,而执政官也从此不打扰她,让她做她想做的事。

  五年后,梅兰妮亚準备好迎接新的使命:她决定前往耶路撒冷,并资助建立了两座修道院(一间男性修道院和一间女性修道院)。她住在这里管理修道院事务,并照顾朝圣者、难民和帮助穷人长达27年。而当梅兰妮亚得知孙女决定加入苦修生活后,她回到了罗马帮助孙女说服其他家庭成员。当完成罗马的任务以后,梅兰妮亚将所剩的土地全部卖掉,接着将所有财产带回耶路撒冷全数捐出,并继续在此苦修直到70岁过世。

叛逆处女与沙漠之母:早期基督教中的强大女性

  公元五世纪的某一天,波斯阿撒尼(Persian Arzanene)一名八岁的女孩央求父母带她去耶路撒冷朝圣,因为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朝圣者路过此地,而她很可能也听闻了关于耶路撒冷的故事。虽然她的家境富裕能支付旅程花费,但她的父母却当作玩笑拒绝了。于是,她决定离家出走跟随朝圣者的车队,搭便车来到了耶路撒冷。不久后,女孩找到了一个沙漠修道院开始了新的生活,并将自己改名为「苏珊」。

  苦修生活对年轻的女孩来说是极其严酷地,修道院的姐妹并没有因为苏珊年纪小就溺爱她,反而经常打骂她,但她也渐渐地赢得了其他姐妹的尊重。就这样过了十多年,苏珊已成为了修道院中的领袖。不久后,第四次大公会议制定了《迦克墩信经》,许多姐妹在酷刑威胁下改信了该派并背离了她。苏珊决定离开进到更深地沙漠,建立新的修道院社区。最终,她在荒漠中建立男女分别的修道院,并独自居住在沙漠中的洞穴,不停地祈祷和苦行直到去世。

叛逆处女与沙漠之母:早期基督教中的强大女性

  正如苏珊离开了父母和梅兰妮亚抛弃最后的儿子,宝拉也是背离世俗价值观的早期基督教女性,也是最为着名的一位。宝拉和梅兰妮亚一样,也是玛塞拉在罗马修道院的成员,当她生下男性继承人(生了四个女儿)后许下了贞洁的誓言,并经常进出玛塞拉的修道院。宝拉的丈夫在随后不久过世,于是她更彻底地将自己献身给宗教。后来宝拉认识了耶柔米,耶柔米教导她如何管理苦修妇女社群,社群中也包括宝拉的女儿。

  但是在这两年期间,两位贞洁信徒(耶柔米与宝拉)的密切关係反而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八卦话题。与此同时,宝拉的长女因过度禁食过世,而送葬过程中听信谣言的群众朝着宝拉扔掷石头。耶柔米因此决定离开罗马,而宝拉则只带着其中一个维持贞洁的女儿欧多钦(Eustochium)继续跟从他。此后,她和女儿协助了耶柔米的学术工作(将希伯来文和希腊文的圣经翻译成拉丁文),提供参考资料、自学希伯来文和编辑文本。耶柔米的圣经版本被称为《武加大译本》,成为日后1500年天主教会所使用的标準圣经版本。

叛逆处女与沙漠之母:早期基督教中的强大女性

  玛塞拉、苏珊、梅兰妮亚和宝拉都选择了远离社会的生活:她们违背原生家庭的期盼、放弃荣华富贵、教导信徒、撰写学术着作、建造修道院社群。虽然她们最后都被封为圣徒,但我们却只能透过少数的基督教作者得知贞洁运动;透过以弗所的约翰才知道苏珊;透过帕拉狄乌斯(Palladius)和耶柔米才知道玛塞拉、梅兰妮亚和宝拉的存在。

  基督教在许多女性领袖的支撑下逐渐壮大,她们做出的牺牲和贡献并不比男性少,然而,如今我们却只能透过历史中的男性,才能看见这些强大的女性​。

图片出处:Wikipedia

热门阅读
猜你喜欢
图文精选